| 加入桌面 | 无图版
 
 
 
当前位置: 四川省花卉协会-E花木四川省花花协会 » 花木资讯 » 病虫防护 » 绿衣“杀手”蟛蜞菊广州作乱

绿衣“杀手”蟛蜞菊广州作乱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4-13  浏览次数:1

去年以来,广州处处见园林。但是在这片浓郁的绿下,却隐藏着一个披着绿衣的“杀手”———三裂叶蟛蜞菊(以下简称蟛蜞菊)。由于其独特个性,有它在的地方,其他地被植物都将渐渐枯亡。专家表示,除此之外,其外来基因还有可能影响本地的生态安全。虽然理论上喷药、清除等都可以遏制,但只要有一寸根留在泥里,它就会卷土重来,且蟛蜞菊在广州分布的量非常大,要完全处理,所需要的资金将是一个天文数字。南都记者走访发现,广州城区的不少绿地正在遭受蟛蜞菊的侵袭

现场:科韵路 蟛蜞菊疯长成绿墙

在科韵路和黄埔大道交界处,有一大片漂亮的绿地,绿绿的草高高的树。正在草地上休息的李女士告诉记者,这片绿地在2006年就建起来了,但荆棘丛生,人无法进入。亚运前,被改造过一次,绿地上的荆棘被铲除,用青草代替,大树则得以保留。这片绿地成为她和街坊饭后休息的好地方。

但,这片绿地上的蟛蜞菊已经在悄悄蚕食着这片绿地,成片的蟛蜞菊披着绿色的伪装,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。它们的茎不断向上生长,长到一定的高度便趴下来,贴着泥土的茎再次生根发芽,成为新的植株继续往上长,如此反复匍匐前进。“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什么,绿油油的很好看,但是好像长得很快。”李女士说道。但李女士不知道,如果再不处理,明年的这个时候,整片草地都将成为蟛蜞菊的天地。

记者走访了整片绿地,已无法判断蟛蜞菊最先从哪里蔓延开来,记者小心翼翼踩过四五米“厚”的绿墙后,发现绿地的中心区域还没有遭到侵蚀。

白云湖附近河涌 蟛蜞菊绞杀绿篱

在离白云湖不远处,有一条不知名的河涌。河涌两岸的植物显然经过精心的设计,河岸高高的乔木下还有浅绿色和紫色的绿篱。高中低都有不同的植物,显得错落有致,配合不同的颜色,使得河涌两岸像一幅优美的风景画。

但是,这条河道的内部却种植了蟛蜞菊,其依靠着足够的水分,拼命地向河岸生长,虽然它只是草本植物,但其高度迅速超过了岸上将近六七十厘米高的绿篱。沿岸地被和成排的灌木大有被吞噬之势,原本紫色的和浅绿色的绿篱,只能在蟛蜞菊的覆盖下,依稀透着一点颜色。

不仅这条河涌,记者在尚未开放的白云湖也见到蟛蜞菊的影子。在白云湖主入口的一处绿地,在水陆交界处,便有刚刚种上不久的蟛蜞菊,目前尚未向岸上绿地扩散。

记者向多位工作人员了解情况,均表示不知是谁种上去的,只知道白云湖的园林绿化工程由市林业和园林局负责。

浣花东路 花盆上挂蟛蜞菊

近日,记者来到荔湾区浣花东路,刚刚晨练完的钟伯见记者对着路边的绿化拍照,便停下来和记者聊了起来。“这个东西很厉害,在里面呆着还不安分,还想长到水泥地上来。”钟伯说,他经常在这条路上晨跑。自从去年道路绿化改造之后,这里的环境就更好了。但是他发现这种他说不出名字的植物,有着惊人的生长速度。从一开始贴着泥土,到后来长及膝盖这么高。“只要有泥巴的地方它都长满了,你看,它现在还想长到外面的水泥地上来。”

记者发现,其实在茂密的蟛蜞菊下面,也有种植其他的绿草和花,但是空间都已被蟛蜞菊占据了绝大多数。从花湾路到沙涌村村口,有些蟛蜞菊有明显被清割过的痕迹,多数是割至其根部10-15厘米,但仔细观察,很多被割过的蟛蜞菊,在烈日的暴晒下并没有死亡,它们又开始发新芽。

就在浣花东路的外侧,是荔湾区重点改造的沙涌。涌里面用沉箱种了荷花,河岸也种植了多种植物,但也有少量蟛蜞菊的身影。其中在河涌栏杆上,也用花盆挂了很多蟛蜞菊,形成一道绿景。

施工单位:见它易活就种了

这些外来物种是怎么种上去的?有那么多植物选择,为什么要选这种外来入侵植物?记者找到了某处绿地的施工单位。

对于记者的这些问题,该施工单位负责人表示说,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蟛蜞菊,也不知道这个物种是有害,也没有人说不能种。

而且他们在多个工地上都使用了这种植物。“有些是设计单位设计的时候就有的。有的没有指明,我见这种植物很容易活,放到矿泉水瓶子里面,只要有点水都不会死,就直接从其他地方拔过来种上去了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园林局:巡查发现会责令清除

日前,记者已将情况反映给了市林业和园林局。该局相关技术人员表示,会加强绿化巡查,发现有害植物的入侵,会要求相关单位进行清除,甚至要求对绿化进行整改。

该技术人员解释,蟛蜞菊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引进的。当时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也不完善,其引进的主要目的是对公路旁边的山坡、桥底等环境非常恶劣的地段进行绿化。

也因为蟛蜞菊的这种极易存活的特性,后来城区内也有一些蟛蜞菊出现,并引起了园林部门的注意,此后的公共绿化便不再使用蟛蜞菊,对所有的外来物种的种植都非常谨慎。必须经过试验和驯化之后才拿出来种植。

“现在城市的公共绿化,一般都要求将绿化方案交给我们来审核。其中出现有蟛蜞菊的我们都会要求用花生藤等其他植物代替。”这位技术人员表示,其实近年来中心城区的蟛蜞菊已经得到了比较好的控制,在城郊还有一些。

园林局表示,河涌的绿化是由水务局负责,其绿化方案并未送由园林局审核。记者联系水务局时,水务局有关负责人则表示此事由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管。

专家:缺少生态评价或引起生态危机

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王瑞江博士表示,其实蟛蜞菊在本地也有,其特性和南美洲来的三裂叶蟛蜞菊差不多。但由于国内没有将其产业化成为一种商品,所以还专门从南美引进了这种植物,使得生物的多样性遭到破坏,并且存在引发生态安全的隐患。

王瑞江说,蟛蜞菊是既可以有性繁殖,也可以无性繁殖的,其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特别强,因而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特别容易存活。正因为这种特性,使得它成为很受欢迎的绿化植物。“本来多引进一种植物,是丰富了植物的多样性的,但是它的特性是生长太快了,有它在的地方,其他地被植物如草啊等都活不了,很快一个地方就会成为单一的蟛蜞菊优势物种。反而破坏了生物的多样性。”王瑞江说,这样的情况其实保持在可控范围内是没问题的,而另外一个隐忧则是,这些来自南美的植物,在广州的土地上和其他植物生长在一起,其外来的基因很有可能和本地物种的基因发生交叉,形成新的基因,继而有可能影响整个本地的生态。

对于蟛蜞菊的治理,王瑞江则表达了失望。他说,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治,喷药、清除等都可以,但由于蟛蜞菊在广州分部的量非常大,要完全处理掉,所需要的资金将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而对于引进外来植物有无法律条文,目前,广州市依照的《广州市城市绿化管理条例》是由1997年3月1日制定并正式施行,其中并未对外来物种和有害植物作相关限制。而即将出台的《广州市绿化条例》在这方面有明确的要求,但依然是点到即止。

中山大学生态与进化研究所所长彭少麟曾表示,造成外来种入侵最主要的原因是引入物种时缺少生态评价。实际上,生态评价应该形成制度和法规,以免由于不科学的建设开发或物种的引入引起生态危机,从而影响到国家的经济安全和人民的生活安全。

分享与收藏:  花木资讯搜索  告诉好友  关闭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

新闻视频